但斌:朱嘉明|Libra和未来世界的全息货币经济体系

今日股市 2019-07-11 17:32:23 但斌
[但斌看股市]朱嘉明|Libra和未来世界的全息货币经济体系

朱嘉明数字资产研究院CIDA前天

本文系作者2019年6月20日在数字资产研究院所组织的“Libra:一场牵动全球智慧、技术、经济、政治、权利的全方位博弈”会议上的发言。作者在发表之前,做了文字的修订。

在过去几天中,发生了很多大事,在经济领域中发生的最大的事情,也是和全世界民众休戚相关的事情,就是Facebook发布了关于Libra的白皮书。Libra是一个具有极大创新价值的新型数字货币。所以,这个事情引起了全球相关领域专业人士广泛的关注和讨论。

今天,数字资产研究院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Libra:一场牵动全球智慧、技术、经济、政治、权利的全方位博弈”研讨会,希望与大家一同关注、思考和讨论Libra。这个研讨会,请了几位演讲者。我借用这个机会,讲讲Facebook的Libra币在未来货币体系中究竟处于怎样的一个位置?

1.如何认知当代货币体系的历史

当代货币体系的形成与发展,并没有那么久远,不过七十多年的历史,需要追溯到1944年。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前一年,也是诺曼底登陆后的不到一个月,西方主要国家包括当时的中华民国在美国的新罕布什尔州的一个小镇上开了一个会议,讨论战后的货币体系。不得不承认,西方政治家在那样的历史时刻同时兼顾重大的军事行动和重大的金融货币制度重建的举措。

诺曼底登陆

中国政府组团参加了布林顿森林会议,代表团团长是民国时期重要人物,孔祥熙。

不得不说:“超主权货币”和“非主权货币”是有差异的两个概念。

所谓的“超主权货币”并没否定“主权”的存在。例如,欧元属于以欧盟成员国原本“主权”货币(德国马克、法郎、意大利里拉、奥地利先令,等等)为基础的“超主权”货币。所以,“欧元”具有清楚的“法币”基因和传统。2009年年初,针对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严峻形势,时任中国央行行长的周小川先生所提出的正式创建“超主权货币”方案,其实是以继续维系传统“法币”体系,包括IMF“特别提款权”制度作为前提的。在未来,还会有其他形式的“超主权货币”诞生,例如,“亚元”并非是“乌托邦”。

但是,“非主权货币”则是指与原教旨的“法币”没有基因传承的,其产生与发展与国家和政府不存在关联性。所以,“非主权货币”最接近哈耶克的“货币非国家化”的理念。如同“法币”一样,“非主权货币”也是“无中生有,只是“法币”需要国家和政府背书,而“非主权货币”则是使用者和受益者背书。不仅如此,“非主权货币”的“无中生有”需要以一个规则、一个算法、一种技术为基础。

在过去不足半个世纪的历史中,在世界范围内,“非主权货币”的典型案例包括:

(1)区域货币(Localcurrencies)。【3】

(2)时间币,例如,TimeDollors。【4】

(3)2009年比特币诞生以来所形成的密码数字货币“集群”。

(4)摩根大通和IBM发行的加密数字。【5】

(5)具有准货币特征的,分布广泛的通证(Token)。

需要强调的是:上述大多“非主权货币”基本上是合法的。其中“比特币”比较特殊。比特币的诞生和Libra的可能诞生,彻底改变、颠覆或者说撕裂了原本的货币体系。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数字,市场价值最高的时候,达到几万亿美金,最差的时候也是几千亿美金。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设想,如果把拥有比特币的人口加上他们所有的财富,给他们一块土地,他们的人均GDP在世界上是排在很前面的。他们的财富影响力绝对超过我们的想象。这是个真实的世界,千万不要抱以轻蔑的态度。所以,至今并没有一个国家明确宣布比特币是非法的。事实上,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比特币,是没有办法被消灭的,它的规则也没有办法由少数人改变。

2019年6月,Facebook公布的Libra白皮书,其思想还需要讨论,其方案的落实也需要突破很多制度性和技术性的困境。但是,Libra无疑为“非主权货币”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和model。仅仅根据公开的信息,可以看到Libra构想并非是“乌托邦”,确实存在如下的优势:

(1)基于“综合”基础的创造:吸纳了布林顿森林会议的脊髓,包括怀特和凯恩斯思路;吸纳了IMF“特别提款权”机制;吸纳了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货币经验。

(2)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和区块链技术的最新成果,包括5G的介入。

(3)拥有超过20亿人口,分布于世界几乎所有国家的用户。

(4)Facebook主要拥有者的认同,资本市场反映积极。

(5)已经有了包括Visa和Master信用卡公司在内的数十家世界级企业的承诺和参与,而这些企业正在运行。

(6)超级节点的正在形成,构成更大的能量。

(7)以“互惠金融”为核心的价值观。

货币的本质是信任(Trust)。如果Libra的试验得以开始,意味着“主权货币”和“超主权货币”、“非主权货币”之间的竞争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5.世界面临着怎样一个全息货币体系

在2019年,谈论世界货币体系的改变,已经不再是一种观念,一种理论,而是一种事实。理解正在改变之中的世界货币体系,需要接受三个基本维度:

(1)第一个维度是直观的世界货币结构,其中不仅包括这传统的,基于主权的“法币”体系,而且包括的“超主权货币”,以及“非主权货币”。

(2)第二个维度,所有的货币形态都处于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今天讲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可以是央行发的,也可以是由商业银行发的,还可以是商业银行和经济实体共同发行,甚至是根本没有发行主体,例如比特币。但是,“非主权货币”在“数字化”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在技术创新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3)第三个维度,进而引入“虚拟货币”概念。基于计算机算法,通过计算机语言来表现出来的货币形态,脱离货币原本的物质和物理形态的“数字”货币,其实都是“虚拟货币”。因此,虚拟货币可以是“非主权货币”,也可以是以主权为基础的“法币”。

世界全息货币体系如下图:

关于现实全息货币体系的的全方位比较,见下表:

这个表是我自己画的,还没有穷尽所有的因素。我希望大家看到我们正在经历的真实历史:上面这个表所反映的世界货币体系的新格局,已经不可逆转,没有任何一个政府可以有这样的权威性,对迅速形成的世界新货币体系加以改变,任何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没有可能性。唯一的出路,是各国强化对话,改善治理和监管能力。

6.罗马帝国的启示录

理解当代世界货币体系,要具备其演变历史的基本知识。不仅如此,知道世界主要文明的货币金融历史也是必要的。人类文明的演变与货币金融历史的演变紧密联系在一起。不论是古罗马帝国,还是中国主要王朝,提供了丰富的历史经验。

解释罗马帝国的衰亡,是一个永无休止的历史课题。但是,有一点似乎争议很少:日耳曼人主导的“野蛮人”冲击,特别是正规“罗马军团”与“野蛮人”的融合,形成强大的“离心”力量,确实是罗马帝国衰亡的重要原因。我们可以将当代世界货币体系理解为“罗马帝国”,将“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货币,以及各种山寨版当做“野蛮人”入侵。如今,摩根大通,IBM,特别是Facebook的Libra相当于正规“罗马军团”的悄然“和平演变”。以“法币”为核心的,固若金汤的当代世界货币体系,正在被冲击和解构。在比特币早期,不过是“星星之火”,如今正在成为气候,只要有更多的变量加入,构成“燎原之势”,不无可能。

所以,我建议大家对Libra有六个不可低估:

(1)不可低估Libra币所代表的道德的观念的制高点。

(2)不可低估Libra的技术基础。

(3)不可低估Libra的团队吸纳世界范围内对其“白皮书”的各种反馈能力。

(4)不可低估Facebook支持力量在世界主要发达国家中的Lobby能力,以及与政府监管机构的协调能力。

(5)不可低估Libra在实施和应用过程中不断自我调整和改善的潜力。

(6)不可低估Libra对未来应对经济、社会、政治和技术风险的应对能力和资源。

人们还应该注意到,到目前为止,在这个世界上,支持“非主权货币”的社会群体主要是:(1)以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作为背景的专业人士,这是一个不断膨胀的社会力量。(2)金融技术人士。(3)在互联网下长大的80后、90后、00后。(4)部分传统金融人士。(5)接受“非主权货币”理念的人士。而且,这些群体主要集中在发达市场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这些国家的主要大学和都市。

如果Libra的试验得以开始,“非主权货币”主要精英和年轻一代支持的生态会得以改变,社会各阶层,世界落后地区,农村贫困地区,都会产生参与和使用的人群。如果这样的话,用过去中国的一种说法:支撑“非主权货币“的,将不再是“阳春白雪”的少数人群体,而是“下里巴人”的群体,由此,“非主权货币”开始渗透到千家万户的日常生活。

总之,Libra的设想和即将开始的试验,最终都需要历史的检验。无论Libra最终的试验是否达到预期,是否面临政治和商业模式方面的困难,甚至推迟时间表,但是,Libra终究向人们展现了这样一个未来:财富的源泉,财富的模式,财富的结构,都是可以改变的。我们需要想象这样的世界,我们需要准备这样的世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今日股市行情网立场。
本文如有侵权请联系今日股市行情网删除,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章内容来自互联网,未经证实。风险自担!
本网站无任何收费项目也不推荐股票,如有广告投放请自行识别风险。
本站无任何QQ群微信群,请不要相信任何广告!

分享:

手机浏览器扫一扫在手机打开本页面